英语在日本文化中的积极联想
发表于2020-07-10 11:12:38
摘要: 原标题:英语在日本文化中的积极联想 在2019年的一项调查中,日本的英语水平在全球范围内下降至第53名,正好处于低水平行列。尽管学校的英语教育课程
  原标题:英语在日本文化中的积极联想
 
  在2019年的一项调查中,日本的英语水平在全球范围内下降至第53名,正好处于“低水平”行列。尽管学校的英语教育课程不断调整和完善,日本教育部也同时承认,英语是现代经济竞争中的所需技能,但不论是在亚洲还是发达国家中,日本的英语水平排名都几乎垫底。
  上述情况令人始料未及,日本知名电商乐天等大公司也都非常重视英语技能,无论员工在工作中是否会用到英语。电视上每天都在播出“英语会话”(eikaiwa)节目,发布日裔美国儿童讲英语视频的Instagram账号拥有数万名粉丝。
 
  但与此同时,与日本语、日本文化和日本人身份有关的文章和书籍散落在每家书店,这些书被归为“日本人论”(nihonjinron)类别,而且它们就放在英语学习书籍的书架旁边。大量的这类文章和书在抱怨年轻人日语不好,还教他们如何讲礼貌而优美的日语。
 
  如今,日本人深陷矛盾之中,他们一方面认为日语和日本文化很重要,一方面又认为他们需要在当今由英语承载着经济特权和地位联系的全球化世界中占据一席之地。日本人口锐减,在未来外国工人不可避免会涌入日本,这都会与以下三者相冲突:日本人引以为傲的民族身份、日本人在英语学习中遇到的的结构性障碍和文化障碍,以及强大的经济独立性,这一独立性足够抵挡“说英语的日本”这一原本不可避免的未来现象成为现实。
 
  多年来,英语一直是跨国公司规定的工作语言。“在东亚,许多家长、专业人士和学生自己都将英语视为在就业市场上获取最好工作的先决条件。”英孚学术事务执行董事长Minh Tran说。
 
  然而,英语的传播留下了却一条“死亡踪迹”:混乱的语言、文学和身份。随着世界各国争相普及英语,人们担心会他们失去自己的传统、文化,甚至是名字。
 
  在整个明治时代,英语被日本的精英当成工具,用来在持续的技术竞赛中赶上西方。虽然日本从未成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但二战后被美国占领了长达7年,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美国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实施广泛的政治和经济变革。冷战时期,日本处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免受苏联的威胁,这进一步巩固了美国在日本的象征性的保护者形象。
 
  此时,日本公众从美国士兵那里接触到了英语口语。“当时在日本,美国被理想化为自由和民主的象征,部分原因是美国成功占领日本。”西班牙莱里达大学博士候选人Takako Yoshida写道。英语因此也与自由、权力和地位联系在一起。
 
  整个20世纪,越来越多的英语外来词被引入日语,英语标牌、标语、广告和讲英语的人遍布日本。外来语与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以及日本的社会精英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它带有一定的特权色彩。英语在日本文化中形成了不可否认的积极联想。Takako Yoshida写道,“事实证明,英语对普通大众很有吸引力,特别是因为媒体从英语会话展现出的形象是令人愉快、使人快乐和容易接近的,同时还伴着对美国的憧憬。”
 
  “在初中、高中和大学我都学过英语,但大学毕业后我却根本不会说英语。”
 
  然而,尽管如此,有研究估计,只有不到30%的日本人说英语,其中不到8%,可能只有2%的人能流利地说英语。相比之下,在德国,大约60%的人说英语,其中16%的人说他们精通英语。
 
  日德两国在说英语的热情和熟练程度之间的这种差距,可能有很多解释可以说明。两种语言之间的巨大差异当然是一个原因,德语和英语是密切相关的,而日语和英语在词汇、书写体系和句子结构上都有着明显差异。English Tutor Network(英语家教网络)中具备流利英语能力的日本家教说,为了达到这个水平,他们竟然花了4000到5000个小时学习。根据《欧洲共同语言参考标准》,在欧洲学习1200小时的课程就能掌握完全流利的外语。
 
  日本的老师指出,英语课与大学入学考试的密切关联是导致学生英语水平低下的主要原因。他们认为,对考试的关注会导致过分看重语法以及枯燥、强调死记硬背的课程。
 
  “在初中、高中和大学我都学过英语,但大学毕业后我却根本不会说英语。”英孚日本区域销售和市场总监Norihiko Inoue说。
 
  他称,“日本教育部已经推出了一些举措,让课堂变得更具互动性,但老师们还不知道如何落实这些举措。日本学生的语法和词汇其实都很好,但他们不能很好地(用英语)交流,因为他们害怕犯错。”
 
  许多研究都认为,日本文化中对冒险行为的厌恶导致许多学生不愿意突破自己的极限,尤其是在口语方面,而这恰恰是语言学习中至关重要的。
 
  日本交流与教学项目(Japan Exchange and Teaching Program)的助理语言教师Heather Rucker说道,起初她按照官方的教学计划上课时,许多学生会走神,还有的不想参加。
 
  “想学好英语并且想在国外做事的孩子肯定是有的,但其他的孩子却怎么都不想上课。”她说,“我尽量设置有趣的活动,这样至少不会让他们无聊。”


投稿:qingjuedu@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青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