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做培训教育要想明白这些问题
发表于2019-12-26 18:01:28
摘要: 原标题:俞敏洪:做培训教育要想明白这些问题 12月23日消息,近日,第九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在南京召开,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董事长俞敏洪做了
  原标题:俞敏洪:做培训教育要想明白这些问题
 
  12月23日消息,近日,第九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在南京召开,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董事长俞敏洪做了题为《培训教育中的问题与发展》 的分享。
 
  核心观点:
 
  中国目前教育评判标准相对单一,导致了孩子无法全面发展,“三商”中的情商、逆商都有所欠缺。
 
  做培训教育要考虑这些问题:这个领域为什么要我做?我为什么比别人做得好?我的教育理念是什么?我通过什么手段来实现理念?如何确保自身生存?
 
  培训教育不仅要提升孩子的成绩,更要提升孩子的兴趣和认知水平,培养孩子的人格品性。
 
  培训机构可以实现个性化的关怀辅导、提供平等亲密的师生关系、解决学习焦虑,此外,新东方等教育机构斥巨资进行教研开发的创新成果也可以应用于公立学校。这是培训机构对中国教育的贡献。
 
  做培训教育不能被资本主导,要自我规范、循序渐进。
 
  \
 
  以下为俞敏洪分享(经多知网编辑整理):
 
  各位亲爱的培训界同仁还有各位领导,大家上午好,对于我们培训教育中的一些事情,我有自己的小小看法。
 
  教育评判标准相对单一阻碍了孩子全面发展
 
  习主席说,要努力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形成更高水平的人才培养体系。我认为,国家强调的“德智体美劳”这五个字毫无疑问是培养孩子永远不会错的指导方针。中国的教育希望往这个方向发展,但是却充满艰难。中国公立学校体系更多的力量依然在孩子们的考试分数怎么提高上,培训机构可能在很多情况下还是推波助澜,帮助孩子提高分数。
 
  当然对于中国现代教育的考评制度来说,分数本身是唯一一个决定孩子能否上优秀的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的评判标准。指挥棒决定了一切。面对现在高考、中考这样的局面,以及很多地方暗中进行小升初的考试和幼升小的考试,促使我们不得不在一个方面花力气,这个方面就是“智”。即使在这方面,我们花的力气都是不健全的,因为“智”包括学习兴趣、学习能力、知识结构、思想眼界的发展,但是我们现在只是在学习成绩上花力气。
 
  我觉得有意无意之中,中国各种教育机构,民间、公办通过联合,把孩子们挤到这个渠道中,像一个漏斗,越来越挤,直到每个孩子挤出来都是同一个模子的形状。大家会发现这种情况的出现:孩子成绩好了,智商也不错,但是却在德、体、美、劳方面有很多的缺陷。我们应该通过教育让孩子有宏大的理想、广阔的胸怀。面向世界的未来,有着充分的知识结构和科技水平,并且充分理解社会各个阶层的发展,推动中国不断走向世界,希望最终有一天能够出现中国教育引领世界的局面。
 
  中央领导重视教育,不断地强调、不断地规划,我觉得是特别有道理的。当然教育不是一天能够改变的,是必须要不断去努力的结果。我们现在要把这些东西都做好的话,其实真的非常不容易,中国的教育任重道远。我们不光要培养孩子的学习能力和考试能力,还要在创造性、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能力上进行提升。可我们中国教育现在集中在前面两个,中国学生从初中到高中的知识竞赛都是佼佼者,大学后科学研究发展方面后续竞争能力加强方面却显示出了很大的弱项。
 
  我们常常说一个学生要发展的话,学校从三个方面入手,归为智商、情商和逆商。我们孩子在智商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但是研究性、创造性、批判性的思维能力是不完整的。
 
  我认为情商是三个方面,被人信任、善于分享、乐于助人。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的底层最基本的道德框架,社会底层的黏合剂,把人与人的良好关系黏合起来,这是情商。我们现在对情商的解释变成了投机取巧,变成了投机钻营,变成了有好处自己去捞,这些其实不叫情商。在我们教育过程中,发现孩子们成绩方面做得很好,但是在人与人之间关系方面非常容易被误导。中国孩子从小学开始就会互相猜忌、互相妒忌,互相之间做出甚至不是那么天真烂漫的事情。
 
  第三个是逆商,咱们有的孩子面对困难挫折失败时的抗打击能力、自我鼓励能力也比较差。这是因为我们中国孩子只有第一名或前几名能够被承认,父母也只认孩子的成绩,而不是鼓励他们多方面发展。孩子面对失败或者挫折的时候,我们鼓励手段也是有问题的。比如我们教育孩子常常使用训斥和攀比的方式,或是孩子没有达到指定目标就会被惩罚的方式。我们从来没有去考虑过孩子在最低的起跑点上也可以不断去努力,不断去发展。
 
  这是我们教育评判标准太单一的结果。
 
  让我最受感动的视频就是:一个美国黑人老师培养了很多很多的黑人大学生。贫民区原来不出大学生,但是她培养出了一批大学生,后来被邀请到了TED去做演讲,问她怎么做的,她说她的法宝只有一个,就是对待任何层次的孩子都是以鼓励为主。她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一个同学12道数学考试题只做对2道题,她给这2道题画勾画笑脸,其余的10道题不打叉,学生问她为什么不打叉,她说这只是暂时的错误,将来一定会做对的,所以不是错了,是你现在还没有真正理解。既然你能做对这2道题目,后面10道也会做对。后来这个学生在老师的鼓励下一路猛学,最后居然学成了班内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我刚刚说那么多,并不是要把新东方排除出去,新东方算是培训领域的大哥,我觉得新东方在中国教育与狭窄的学生通道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尽管我在新东方反复强调要帮助落后学生建立自信,但是其实不管是落后的还是先进的学生,来到培训机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自己成绩不断被提高。这里我主要讲K12,大学教育话题要另作讨论。
 
  做培训教育应该思考什么问题?
 
  今天要讲的不是整体的教育,而是培训。其实做培训教育我们思考的重点是以下几个:
 
  第一,这个领域为什么要我来做?我为什么能够比别人做得更好?这个问题我回答的时候已经犯糊涂了。最初我做新东方的时候很清晰,当时做的是出国考试培训。为什么要我来做?理由非常简单,因为我教托福这样的出国考试教得比谁都好,我是有自信的,我来教中国学生就可以考出高分,并且拿到美国优秀大学奖学金出去读书。这一点到今天也很骄傲,因为今天在中国各个重要领域岗位,碰上的带头人不管是管理上的还是科研上的,几乎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是当初90年代新东方送出去读书的人。他们留学归来,通过留学这件事情确实为中国各个领域带来了很大发展。
 
  上个月我到缅甸去考察,去了中缅油气管线,是中国战略石油和战略天然气的管线,那里的总工程师就是1993年在新东方学习去MIT读书的,然后回到中国工作,现在成为了中缅油气管线的总工程师。他听说我到缅甸后一定要见我,说:俞老师,当时要不是在教室里听了你说的“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更加辉煌”,我是不会出国读书的,就是因为你这句话我才出去读书。
 
  现在新东方在K12中有很大的发展,本身业务也做得比较大,但是为什么K12非要有新东方?其实我到今天都没有回答出来。因为现在回看这个问题,我觉得K12于新东方来说也更多是帮学生们提高成绩。我反复强调要提升学生学习兴趣、学习能力,健全人品人格和道德,我们也做了这方面工作,但是效果其实非常不明显。家长也好,学生也好,目标只有一个:我的成绩从70分提到90分。如果提不到,你这个培训机构我不来了,基本上就是这样。
 
  所以我现在只能用另外一个方法弥补我心中的遗憾,就是把新东方大量教育资源倾斜到山村地区。大家最近如果看我的微信和微博,能够发现我不断深入到农村地区一线进行调研,并且调动新东方所有教育资源倾向农村去。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发现农村和山区的孩子是真的需要新东方。
 
  我上个月在贵州地区成为了一所农村中学的校长。告诉大家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以前我邀请中国名人到新东方演讲,从来不来,要不就是开一个非常高的价格。我到了农村作为校长以后重新发短信,邀请他们来农村中学给4000多个学生讲一课,所有人都答应,一分钱都不要,说这是对农村孩子的应尽之责。你看,人的善心在面对真正需要帮助人的时候就会被唤醒。
 
  用新东方在K12发展中形成的科研力量、教学产品、老师队伍去支持农村孩子,我觉得这件事情真的值得做。如今我们做试点培训了2万农村高中生,用了10个月的时间,每个礼拜加2个小时的课,就让这些高中的高考入学率普遍提高了15%,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数据。本来这些高中平均大概100个学生高三学生,只有20-25个能够上大学,我们进去以后能够提到35-40个学生上大学。对于农村孩子来说,这无疑是真正的改变命运。对于城市孩子来说上南京大学还是北京大学可能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对于农村孩子来说,留在农村干农活还是能上一个三本大学就已经是改变命运了。如果能从三本大学经过培训进入一本大学就是彻底的改变。农村地区孩子受到了良好教育后,回到家乡之后重建家乡可能性非常大。
 
  第二,我做这个培训的教育理念是什么?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实施我的教育理念?我们做教育应该有教育理念,否则只是开个培训机构赚点钱、用商业化和互联网的手段做培训机构,我觉得这样不行。在过去一年中,科技、互联网资本进入教育领域,导致大量的教育领域只是做营销,结果获客成本从几百块钱提到了几千块钱,最后这个钱都被平台给赚走了,培训一地鸡毛。因为营销很贵,家长预收款被花掉,大家都知道今年有些机构不管拿不拿钱直接跑路了,导致当地教育部门特别紧张,于是所有良好的机构也受到影响。
 
  现在对培训机构这么严厉的控制和规定,一方面是由于国家规范,一方面也因为培训机构每年都会有收了老百姓几千万甚至几亿,然后倒闭跑路的。新东方在前几个月接纳了倒闭培训机构的上千个学生。虽然这个麻烦不是我们惹的,但我们有责任帮助政府部门解决麻烦。


投稿:qingjuedu@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青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