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让中小学教师被非教学任务所累
发表于2023-10-08 18:37:39
摘要: 原标题:不能再让中小学教师被非教学任务所累 湖南长沙规定,不得将面向社会开展的宣传教育、信息采集和调查统计等事项通过学校转嫁给教师;烟台市

  原标题:不能再让中小学教师被非教学任务所累

  湖南长沙规定,不得将面向社会开展的宣传教育、信息采集和调查统计等事项通过学校转嫁给教师;烟台市教育局要求,不得强制或以与考核挂钩等方式要求教师安装与教育教学无关的App、关注平台公众号以及参与点赞投票、问卷调查、网络答题等;山东青岛市市南区提出,建立教师不合理工作负担清理机制……

  近期,多地陆续发文,对给中小学教师减负作出具体规定,引发关注。

  “新华视点”记者调研发现,近年来,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工作取得显著成效。然而,部分地方中小学教师仍承担过多非教学任务,一些本应由政府部门完成的工作也进入校园,挤占教师正常工作时间,有些还引发家校矛盾。

  部分教师被非教学任务所累

  实际上,早在2019年12月, 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随后,全国多地出台相关措施。然而,很多地方的中小学教师反映,当前教育以外的工作负担依然沉重。

  一名小学校长告诉记者,上学期,县里将统计碘盐食用率的任务交给学校。为此,教师只好千方百计收集学生家中的食用盐,做好标记送有关部门检测。而检测结果出来后,该部门又提出,要求老师对食用非碘盐的家庭进行科普并回传记录。

  这种情况非个例。各地教师给记者列举曾做过的非教学任务,种类多达10余种。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课题组在湖北、湖南、河南、甘肃和贵州等地农村开展专题调研发现:中小学教师承担大量非教学任务,不仅包括教育系统内部的各种检查、评比,还包括消防安全、防溺水、反诈、普法、动员学生家长打疫苗等任务,其他政府部门的大量创建类工作也借助学校来完成。

  陕西多名教师反映,暑假期间,相关部门要求其写防汛标语、拉警戒线,轮流巡河且必须拍照、签字。

  一些行政单位还将本部门的工作层层加码给学校。多地乡村学校校长对记者说,学校曾被要求代收家长人身意外保险费、催缴水费等。因办学要依赖多部门支持,学校担心拒绝后会带来更多不便,于是不得不承担下来。

  山西省一名乡村学校教师告诉记者,畜牧局统计农村牲畜存栏量的任务也被分配给学校。老师需统计农民家中饲养猪、羊、牛等情况,填好表格、搜集照片。“不少农村老人不会用智能手机,有几位老师只好到农民家里清点牲畜数量。”该校校长说。

  贵州一名乡村小学校长说,当地镇政府给学校摊派征缴医保的任务时,会根据完成情况排名,垫底学校会被通报批评。陕西多名受访校长和教师也称,他们要按相关部门要求统计缴纳医保情况,“没有缴纳医保的学生和家长,我们还要一个个打电话询问缘由,并劝说其缴纳”。

  对教学秩序造成一定干扰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吕德文、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许光建等专家认为,一些地方将基层治理工作转嫁给教师,产生诸多不良后果。

  首先,会挤压教学时间、侵占教师精力。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课题组调研中,南方某市一名乡镇中心小学副校长说自己“挤时间做教学工作”,“平时3/4的精力都在应付形式主义工作,只有1/4的时间用于教学。”

  记者对中部某县一所乡村学校8名班主任、2名校长花在非教学任务上的时间进行粗略统计,9月1日至9月8日,上述10人工作日每日累计用时均超过2小时,其中4名教师的用时超过3小时。“等待和催促家长回传截图等消耗的碎片化时间、精力也是巨大的,但无法 估算。”这所学校的副校长说。

  其次,过于频繁的非教学任务影响家校关系,不利于树立尊师重教的社会风气。

  陕西某小学校长介绍,很多文件都要求有文字、图片或视频等资料,这些任务都被安排到教师、家长身上,容易造成家校矛盾。暑假期间,相关部门要求班主任每天让家长反馈孩子安全情况,由学校汇总提交,家长不领情也不理解,学校和教师夹在中间,里外为难。

  贵州某县一名小学校长说,该校不少教师在帮忙征缴医保时曾遭学生家长质疑:“收医保关你们老师什么事?!”一名中学教师告诉记者,他催学生家长缴纳医保不被理解,“脾气好的家长不理我们,差的要吼几句”。

  此外,繁重的非教学任务也对学生造成消极影响,并滋生新的形式主义。

  多名学生和家长说,为尽快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部分小学高年级学生和初中生代替家长在手机上完成注册App、网上学习、截图等操作。这在农村地区尤其严重,“完全是形式主义”,不少家长吐槽。

  一名小学教师指出,为落实“双减”,学校、老师和家长花很多精力对学生的手机进行管理。然而,很多非教学任务使学生不得不自己操作手机,一定程度上消减了“双减”成果。

  一名五年级学生的家长说,有一次班主任要求学生完成一项实名认证工作,晚上10点发通知,要求12点前必须完成。她当晚未及时查看消息,被老师在群内多次提醒。“这相当于点名批评,孩子为此不敢去上学。”

  记者采访发现,形式主义的非教学任务还影响了部分教师的职业荣誉感。一些教师吐槽,现如今的老师不仅是“孩子王”,还是“接盘侠”。

  多措并举为学校和教师减负

  受访对象认为,教师承担非教学任务的现象屡禁不止,反映出有的政府部门在推动工作时作风不扎实,将部分本职工作“甩”给学校。不少基层教育工作者建议,应采取多种措施从根源上为教师减负:

  ——完善学校非教学任务准入机制。受访对象提出,应由各级教育主管部门牵头,对教师承担的非教学任务进行全面清查,向社会公布并接受监督。“全社会都应强化一个认识——教师的根本任务是好好上课,教书育人,努力提高教学质量。”贵州一名小学校长说。

  ——细化教师减负清单内容。今年全国两会,民进中央在提交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教师负担的提案》中建议,细化教师减负清单内容,增强可操作性,明确教师工作职责范围和学校拒绝非教学事务干扰的权利和保障制度。

  ——建立健全投诉机制。相关部门要设立投诉专线,增设网络投诉渠道,保障教师被摊派非教学任务时,可以有正规且畅通的渠道提出质疑和反对意见,切实为学校和教师维护正当权益撑腰。

  ——将教师减负清单纳入各级督导、督查内容。定期对各级党政机关和学校落实“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的相关情况进行督导检查,对执行不力、落实不到位的党政机关和学校要严肃问责。

投稿:qingjuedu@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2 青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