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十年 李阳的疯狂时代已离我们远去
发表于2020-09-10 11:02:18
摘要: 原标题:飘零十年 李阳的疯狂时代已离我们远去 李阳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是在抖音。在出镜的视频中,李阳面部肌肉下垂,皮肤暗黑,体态发福,双鬓
  原标题:飘零十年 李阳的疯狂时代已离我们远去
 
  李阳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是在抖音。在出镜的视频中,李阳面部肌肉下垂,皮肤暗黑,体态发福,双鬓已有明显的白发。快到有些拥挤的语言中,传递着的仍然是20年前那套学习方法。只是,能够产生共鸣的,恐怕只有80、90后这一代人了。
 
  提起李阳, “疯狂英语”和“家暴丑闻”是难以磨灭的两个标签,这仿佛是他人生的分界线。家暴门之后,疯狂英语一落千丈。2013年,李阳加入著名直销公司安利,并称安利事业是世界上最无私、最助人的伟大事业,不久却黯然离场。2014年,李阳在河南登封少林寺皈依佛门,师从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号称“我多年来寻找的智慧,几乎都被佛教所包含”,却是实现商业目的地另一个幌子。不久,李阳推出了售价699元的“疯狂手机”,主打英语学习和4个月长的待机时间,“未来市值超越新东方就靠它了”,最终的结局不言而喻。
 
  飘零十年,年过半百的李阳依然在不知疲倦地招收信徒,但疯狂英语、连同那个疯狂迷信英语的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
 
  李阳的疯狂时代
 
  如今回顾疯狂英语的辉煌与没落,李阳曾经有过机会。
 
  90年代,是一个疯狂迷信英语的时代。申奥成功和加入世贸组织加速了中国的国际化热潮,国内兴起一股“英语热”。但彼时中国人学英语,缺乏系统的方法论,缺乏英语方面的材料,更缺乏一个偶像。
 
  李阳成为特定时代的特定产物。徐小平曾说,在90年代,李阳是他们的偶像,是新东方的赶超目标,他在后来编写的《中国合伙人》中把原型王强的名字改为“王阳”,就是在向李阳致敬。
 
  除去顺应了英语热潮的时代需求,疯狂英语的成功之处还在于最大程度地鼓动了民族主义的主旋律和正能量。李阳惯爱用“学好英语,让中国超过美国”、“让中国之声响彻世界”等口号来激发人们的情绪,这在当时确实显现出不小的号召力。
 
 
 
  李阳很早就开始对疯狂英语进行国际化的运作。诸如引进专业的外教团队,国际化的编辑团队,这使得疯狂英语的产品在图书的包装、录音的制作等方面都达到了当时的领先水平。
 
  但这些都不如他自创的“疯狂”、“打鸡血式”的英语学习体系,借着“高声对天朗读背诵”、“脱口而出”、“30秒读完”等方法包装,效果显著。1999年,导演张元拍摄了记录长片《疯狂英语》,他把李阳描绘成一个“宗教式狂热的煽动分子”,李阳在片中的煽动性可见一斑。
 
 
 
  成也疯狂,败也疯狂。李阳的“宗教式狂热”终究成为桎梏疯狂英语发展的本质原因。疯狂英语的核心其实是励志鸡血,过于理想化的理念缺乏持久力,那些励志的目标,多半虚空且缺乏必要的内容。只有“鸡血”终究不能解决问题。
 
  随着中国开放程度的不断扩大,对外交流的密切,尤其是互联网内容的日渐发达,疯狂英语的外教优势逐渐丧失了。大众可以从互联网上唾手可得各种正宗的英文电影、美剧等资源时,李阳的二维语料就完全不占优势了。网络的进化是杀死疯狂英语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与此同时,除了营销手段,李阳并不擅长经营。教育品牌层出不穷,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疯狂英语缺乏长远的战略规划,缺乏与时俱进的内容更新迭代的能力,又过分强调李阳的IP价值,李阳的人设一旦崩塌,将对品牌产生毁灭性打击。“家暴门”的爆发,是加速疯狂英语没落的最后一根稻草。
 
  皈依?六根不净
 
  2011年的“家暴门”,随后持续3年的离婚官司一地鸡毛,让李阳的缺陷彻底暴露在人们面前,李阳说“我对于生活丝毫不疯狂,我本来没有想要一个家庭这样的东西,因为家庭是需要精力、艺术、经营、意志的。我对爱情不执著,我觉得天下女人都一样,我也不多情。”
 
 
 
  面对网上纷涌而至的批评之声,李阳置若罔闻,“我对网上的人没有兴趣。他们都是失败者,成功者在这里,面对面的。我多伟大的人,怎么在乎别人怎么说呢?”
 
  自此,李阳的公众形象彻底毁灭,疯狂英语的品牌也从此一蹶不振。在被推上风口浪尖后, 2014年7月,李阳宣布决定皈依佛门,他发长微博表示,“只是教英语,是无法教育好下一代的!打游戏、厌学、不负责任,身体素质低下,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越来越深,这一切都是因为传统文化缺失。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都必须拥有信仰!而佛教是世界上最慈悲、最科学、最完美的信仰之一;我发现,我多年来苦苦寻找的智慧,几乎都被佛教所包含。”
微信图片_20200828081415.png
 
 
  微博的结尾,李阳话锋突然一转:“我计划在登封市建立全世界最大的武术和语言训练中心;2015年的首届少林功夫疯狂英语国际冬令营将在少林寺举办!欢迎和我一起进入佛教的美好世界!学好英语,传播中国形象和中国文化!”
 
  李阳后来在一次采访中透露,在“虔诚向佛”的背后,他并不十分了解佛法、佛经、甚至皈依本身的程序。他没有研究过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等佛教流派,认为自己对世俗的佛教感兴趣,“研究的是一些普世的价值观”且研究不深入,“就是听说、肤浅地阅读过一些文章”。
 
  对于皈依一事,网友讽刺其学武功继续家暴时,李阳则表示在他看来真正有事业追求的人不会在网上放屁,所以网络上充满的都是垃圾网友,所以自己从来不在乎他们,也笑着反讽到:什么网友,狗屁网友。
 
  皈依佛门,终究是李阳为了恢复形象的同时,宣传新一届疯狂英语冬令营的商业手段。这样的皈依,终究是六根不净。
 
  李阳已经一个月没有更新抖音短视频了,最后一条停留在7月27日。在屏幕上他和两个女儿面对镜头,露出笑容,屏幕下方用大大的黑体写着“李阳要把两个女儿培养成精通中英文的世界领袖!”评论区里一片祥和,“您好!伟大的李阳老师!我们一定好好学!”“李阳老师知识渊博,有大爱无疆的情怀!”“李阳老师,辛苦了!提起我们的老师我们无比为之骄傲自豪。”
 
  图片来源:手机截屏
 
  而微博上则呈现着截然相反的局面,李阳的每一条微博下仍然充满着对于他家暴的谴责。
 
 
  李阳曾在2004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我最近在试图卖掉我的公司。经营这样一家公司,我觉得很无助和无能为力,因为这并不是我感兴趣的东西,我感兴趣的是创造他。一个商人需要好几年的培训,还要天分。我觉得我没有天分,或者说天分不够。”
 
  可时至今日,他仍然紧紧抱住“疯狂”的招牌,曾经的80后、90后正在长大,有的已为人父母,这可能是李阳割韭菜的最后机会。


投稿:qingjuedu@163.com

Copyright © 2002-2018 青橘网